李庆鹏 耕读永嘉 1周前

编者按:时下,永嘉已确诊50病例,永不服输的永嘉人同时间赛跑,众志成城,齐心协力,坚决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。古今联系,信心坚定,愿人间皆安,山河无恙,正所谓: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,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。

历代永嘉仕绅如何抗疫赈灾共济时艰

人类的发展一直伴随着天灾和瘟疫。据统计,因鼠疫、霍乱、天花、流感等传染病夺走的生命远远超过历次战争的伤亡。即使是医疗技术如此发达的今天,源自中国的萨斯、墨西哥猪流感、非洲埃博拉等瘟疫依然接踵而至。己亥、庚子之交,一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又从“九省通衢”武汉蔓延到全国各地,举国上下都投入了一场抗疫的人民战争之中。

灾患也许会把人们击得支离破碎,但也会让人们汇聚起众志成城的精神。人们在一次次抗疫救灾中相携并进,闪现着仁爱互助和人性光辉,积累着应对灾难的智慧。在永嘉发展史上,从来不乏与灾疫抗争、扶危济困的人物,甚至为此献出了生命。今天,笔者特录永嘉历史上四位士绅在天灾和瘟疫面前勇敢抗争、慷慨赈灾之举,以期全县上下同心协力,共克时艰。

荆溪刘安节,

因抗击瘟疫死在宣州太守任上

_____

刘安节(1068-1116),字元承,北宋永嘉仙桂乡荆溪(今桥下)人。宋神宗元丰年间(1078-1085),与周行己、许景衡、蒋元中、沈躬行、赵霄、张辉以及刘安上(从弟)、戴迅(妹夫)等九人同入汴京太学学习伊洛之学,史称“元丰九先生”。宋哲宗元符三年(1100)登进士第,历任诸暨主簿、莱州教授(未行)、河东提举学事司管勾文字、宣德郎、监察御史、殿中侍御史、起居郎、太常少卿、饶州知州、宣州知州。刘安节、刘安上二人均以学问道德为世人所尊重,时称“二刘先生”。正是“二刘”将中原关学、二程洛学传入东瓯,成为永嘉学派的先驱人物。

因在监察御史任上得罪了宦官,刘安节被贬为饶州(今江西鄱阳)知州。下车伊始,饶州正闹饥荒,刘安节就打开常平仓放粮赈灾,又知会附近州县不要阻止粮食出售。当时州军粮食储备不足,要向百姓摊派征收,市民不堪侵扰,不是昼夜闭户,就是四散逃亡。刘安节见状,制止州军:“岁饥如此,重困之,可乎?”由此免去了饶州百姓的所有税赋,没过多久,“饥者以充,乏者以济,逃者以复”,饶州人民对刘安节“爱戴如父母”。当年冬祀,朝廷下派给饶州的五色缣进贡额度未能完成,刘安节对下属说:“如今百姓饥馑,即使严厉督办也未必能完成,我岂能为了自己的乌纱帽而置民于倒悬而不顾!”饶州豪绅们听到这话,都异口同声地说:“我们怎么可以怜惜自己的财富,就这样看着太守受罪呢?”于是争先恐后捐出自家的彩缣帮助州府完成了进贡任务。朝廷得知刘安节把饶州治理得很好,就调他去形势更为严峻的宣州(今安徽宣城)当太守。离开饶州之日,数千吏民流着眼泪遮道相送,称赞刘安节是继那个“先天下之忧而忧、后天下之乐而乐”的范仲淹之后,饶州人民最爱戴的父母官。

到宣州仅十天,又遭遇洪灾。刘安节立即派遣下属准备舟楫,拯救落水者,并亲自监督,日夜不停,救起了数千人。洪灾过后,无家可归的流民达到数万人,刘安节妥善地将他们安置在寺庙中,来不及请示上级就打开常平仓赈济灾民。下属说,擅开官仓,罪责重大。刘安节说:“难道我要为了保住自己的乌纱帽,等到百姓都饿死了才开仓吗?”监察御史上疏奏报江浙很多地方因不能及时赈济致使灾民流离失所,冻馁而死,宋徽宗下诏问责。只有刘安节治下的宣州没有一人因洪灾而死,受到褒奖。

宋徽宗政和六年(1116)春,宣州瘟疫大流行,刘安节命令督促医者分治病人,并亲自问医送药,救治百姓。当年五月,因劳累过度,自己也染疫,七天后死于任上,年仅49岁。“元丰九先生”之一的许景衡在《承议郎宣州管勾刘公墓志》中载录当时的悲痛情景:“吏哭于廷,民哭于巷,虽童稚亦知感慕,而士大夫无远近识否皆为之叹息。”

____

档溪刘进之,

一生慷慨疏财救济楠溪灾民

_____

刘进之(1096-1166),名愈,字进之,两宋永嘉仙居乡西巷(今枫林档溪)人。刘进之出身豪富之家,幼年笃志于学,屡入优等荐,然而屡试不第。四十岁放弃科举功名,在档溪法慧寺潜修佛法,自号“无相居士”。宋高宗绍兴十一年(1141),捐资修建江心双塔;宋高宗绍兴二十七年(1157),张九成出任温州知府,聘请刘进之担任温州学正。晚年在法慧寺创办书院,永嘉学派集大成者叶适少时曾从业于刘进之,尊之为启蒙之师。

刘进之轻财重义,慷慨疏财,门下无论贵贱,至者相踵。有人认为这是因为刘家富有,刘进之说:“吾以救穷而已!”凡贫苦人家举丧难以下葬,他都出资助其送终;若遇荒年,他往往借钱给最穷的人家。有人提醒借钱给某人不可能偿还,他说:“有能力偿还债务的,早有人借给他了。我只不过是不忍心看到他们活活饿死在沟渎中罢了。”把债券也烧了。

宋高宗绍兴十九年(1149),楠溪江流域严重干旱。次年春,楠溪百姓大饥,四处流亡。刘进之一边开放自家山林,让灾民上山砍柴、卖柴以自给;一边亲自到温州府请贷。温州府教授设宴款待他,刘进之手握筷子,久不进食,感叹道:“我楠溪百姓都快饿死了,我还忍心在这里享用大餐吗!”满座客官惊竦而起,跟随他进见州将,州将感到为难,刘进之就以自家的财产作为担保,终于请得三百斛米,楠溪灾民由此得以活命。当年秋收时节,刘进之也没有向灾民收贷,却用自家仓库里的粮食偿还官府。

绍兴二十四年(1154),楠溪又大饥,饥民蜂起打家劫舍,而以稠树村饥民最为凶悍。州县准备派兵搜捕,刘进之极力劝止:“人心方摇,当镇以静,临以白刃必将激而为乱矣!”于是单骑至霞渡潭酒坊,召集当地首领,晓以利害,喻以自求之道,饥民幡然感动,即日散去。其他村也闻风而定,为楠溪免了一场刀兵之劫。

宋高宗绍兴三十二年至宋孝宗隆兴二年(1162-1164),永嘉连续三年自然灾害,楠溪一带草根木实采食殆尽,许多人全家濒临死亡,四处逃荒,乞者载路。当时温州太守和府�y都空缺无人,没有人负责赈灾之事。刘进之一边乞求邻县接济,一边与同乡徐谠相讨赈救之方,作《救灾记》上书州府转呈朝廷,恳求开常平仓以拯民于水火。宋孝宗得知灾情,恻然听许,下诏开仓赈济。由此,“生者得食,病者得药,死者得葬,孩提之委弃者得以长养,君之里居亦缘君得官米以给,全活无虑千万计。”

永嘉学派创始人薛季宣在《刘进之行状》中称,当时,楠溪的刘进之与乐清的贾如规(1088-1166,字元范,乐清鹿岩人,状元王十朋表叔、启蒙老师)二人都以好善乐施名闻东瓯,以至于民间流传这样一句谚语:“适乐成不见贾元范,入楠溪不见刘进之,是游洞庭而不尝橘也。”

____

千石王致远,

担任慈溪知县时救济灾民被称为“王佛”

_____

王致远(1193-1257),字任道,号九山,南宋永嘉县贤宰乡千石(今黄田千石)人。其父王允初,宋孝宗淳熙八年(1181)进士,历任南康(今江西九江市星子县)司户、荆湖北路抚干、吴江知县(丁忧未赴)、余杭知县、德安府(今湖北安陆县一带)通判、荆西提刑、荆湖北路转运使、鄂州(今湖北鄂州)知州。宋宁宗开禧三年(1207),金兵南下荆湖,以重兵攻德安,知州懦弱无谋想弃城逃走,王允初奉母守城,以示死守。吏民为其感动,合力拒敌,王允初率7000余士兵坚守孤城108天,其间城中疫疠大作,老病者杀猫而食,最后智退10万金兵。

王致远因父功授官,历任嘉兴府户曹,监襄阳户部大军仓,沔州军事推官,慈溪知县,户部架阁文字,安吉、婺州通判,大理寺簿丞,湖北、浙西提刑,台州知州,大府寺丞等职,历官38年。宋理宗淳�v七年(1247年)一月十二日辞官回乡后,居永嘉(今鹿城区)十年,撰写历史著作。淳�v十二年(1252)在县城渊源坊(今信河街以西)买地建房,创办永嘉书院,后人将永嘉书院所在地命名为书堂巷。

宋理宗嘉熙元年(1237),王致远出知慈溪,适逢特大洪灾之后旱灾之害,饿死者不计其数。王致远就在慈溪县城的几个大寺院里设立“粥局”以救灾民,开始每天来就食者1000余人,后来达8000多人。自己的俸禄不够用了,就到各地大户人家去借来钱粮继续下去,直到麦熟后才结束,救活了不少灾民。还设立赈粜局,劝请富人分粜,以帮助那些还有能力买粮的百姓。设立居养院,厚给乳哺,救活灾荒中被遗弃的婴儿。凡在灾荒中病饿而死的,就派人予以收殓安葬。对参知政事(副宰相)魏瑞明家仆仗势欺压乡民、霸占民房案,依法严办,把房屋判还乡民。慈溪百姓为王致远画像立祠,称他为“王佛”。

____

枫林徐定超,

奏请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节省军费以赈济江皖灾民

_____

徐定超(1845-1918),字班侯,清末民初永嘉枫林人,清德宗光绪二年(1876)中举人,九年(1883)中进士,历任户部广东司主事,户部则例馆纂修,国史馆协修,山东道、江西道、河南道、京畿道监察御史,浙江两级师范学堂监督,浙江省学务议长,温州军政分府都督,浙江通志局提调、浙江省府顾问等职,为官清正廉洁,多次弹劾清廷贵族权臣和贪官污吏,致使十来顶“花翎”落地。

辛亥革命前夕,江皖一带洪涝相继,灾民四散,亟待赈济,而清朝廷为了维持风雨飘摇的局势仍然穷兵黩武,仅每年秋季例行举办的军事操练即“秋操”一项,就需耗资300余万两白银;且数十万大军合操一处,在空旷的田野上人马驰骋蹂躏,大伤庄稼,弄得民不聊生,以致盗贼蜂起,如浙西盐枭纵横,地方官员则袖手旁观。为减轻人民痛苦,光绪三十三年(1907)四月二十一日,徐定超向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上奏《江皖待赈孔急,请暂缓秋操节省经费由》,指出自古先王重农甚于兵事,故四季打猎、演习武艺都在农事之隙,“孔子论政,云兵食可去而重民信”,“知富强在修内政,而兵事尚为后图”,奏请朝廷“暂缓秋操”,“截漕发币”,“以惠群黎”。徐定超在奏折中尖锐指出:“近则米珠薪桂,购无可购,是伤一粟实绝小民一命矣!”“至于被灾之民,身首僵于室庐,肝脑委于沟壑,其谁收之而谁恤之?存者流离破产,鬻卖男女,呼号哭泣,惨不忍闻。虽经两江督臣端方尽心赈抚,民庆更生,而凋敝之余尚须安集。”“天灾流行,一时之变,故今年不恤则无可恤之时矣!”且“失食之民易于从乱,酿成事变,在在之堪忧。加以兵而或非诚服,抚以德则无不归正。是停操赈饥,亦消患于未形之一助也。”

青田水灾旧照

民国元年(1012)八月十四日,徐定超辞去永嘉县知事任。是夜,台风暴雨骤至,温、处两属十三县连遭袭击,泛滥成灾。丽水溪流高出平时水位八丈;松阳山崩,人畜压死零数;青田县城内外水位最高处达十丈以上;瑞安飞云江横尸满江;平阳城内外一片汪洋;永嘉西溪一带山洪暴发,被水卷去老弱男女,仅港外捞获漂浮尸首近千具。徐定超虽刚卸职,但他心系民瘼,忧心如焚,不顾年事已高,命三子徐象先、从侄徐象严在郡城东门设救生局。半日之间,解救江心被困难民一千二百余人。他还多方赈济,使饥者得其食,寒者得其衣,为疾病者施医药,为无家可归者暂设住宿。抚恤博施,无微不至,时人以“生佛”视之。

当年九月二十七日,徐定超作《温处水灾歌》曰:风雨骤至波涛惊,山洪陡发高过城。晨光熹微方辨色,忽闻江上呼救声。哀哀声从四郊始,东北附郭亦如此。居民披衣出城看,蔽江而下人如市。人如市从何处来,云是青田遭奇灾。两日大雨天不开,平地水涨没楼台。仓皇人皆登高避,登高又遭天公忌。狂风拔屋如奔流,送汝海涯暂安置。死者已矣复无言,生者寥寥几人存。有司奔救才十一,血肉多被馋鲸吞。青田全城都已了,波及之地亦不少。驿头林福诸村庄,流亡如许未分晓。备荒春耕事才完,旋闻乐岁笑语喧。今又如此民力尽,教人何处开财源。 我闻福善祸淫天之道,如何贤愚都不保?死亡反比战场多,悲惨易令达人老。 吁嗟乎!纵得生还归无田,况是死别埋黄泉。谁谓功力可回天?作诗志哀泪潸然!

____

参考文献

1、宋《刘安节集》

2、宋《许景衡集》

3、宋《薛季宣集》

4、宋《叶适集》

5、清张宝琳修 王�薄⒋飨体鲎茏搿队兰蜗刂尽�

6、高远编著《耕读清风、永嘉正气》

7、徐逸龙著《永嘉状元木待问》

8、陈继达主编《监察御史徐定超》

9、李庆鹏编著《金溪文脉》